• 欢迎您访问自学考试网!  今天是

微信咨询:  815747759

距 2020年 考试报名还有

距 2020年 考试日期还有

自考系统:

各市自考:

2018年自考《外国文学史》试题库七

2020-07-29 18:17:46 来源:自学考试网 点击:2 作者:小呗老师

2018年自考《外国文学史》试题库七

十一、苔丝的人物形象,艺术特色。论述P472

1、苔丝是一个美丽、善良和勤劳的农家姑娘。

2、她纯朴,感情真挚,有一颗高尚的心灵;她热爱劳动,从未感到自己的贫苦农民出身是什么耻辱。她对克莱的爱是真诚的,纯洁的。她对克莱坦白,诚实,她不仅勤劳、善良、心地纯洁,而且性格刚强,富于反抗精神。

3、她的斗争性和反抗性是不彻底的,她认为自己的不幸是命运是安排,因而总是用宽容和自我牺牲来对待种种不幸,也有一种逆来顺受的特点。

4、她的悲剧命运有着明显的社会性质。这种社会压迫来自资产阶级恶势力和剥削者,也来自资产阶级的社会道德和宗教,苔丝的毁灭不仅是她个人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环境所产生的悲剧……

哈代的小说《德伯家的苔丝》通过苔丝―一个美丽、纯洁、勤劳善良的农村姑娘的悲惨遭遇揭露批判了资产阶级伦理道德的虚伪性和顽固性,抨击了资产阶级法律的残酷。苔丝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专制和暴力的牺牲品,是一个“纯洁的女人”。

简析哈代作品中的悲观主义和宿命色彩。

1、悲剧性的结局。

2、把个人提升为全人类的代表予以光照,。他认为一个人的命运是“诸神的戏弄”,人没有能力支配自然,没有能力与之抗争,人的命运终究是悲观的。

3、作者认为人们在冷酷的现实面前无力摆脱命运的恶意作弄。苔丝为了保持自身的清白和追求高尚的爱情而不断挣扎,始终不能逃脱生活所带来的不幸。(宿命论)

艺术特色:1情节集中、条理清楚、布局清晰。

小说中自然景物的描写往往和人物的命运描写密切配合。(苔丝被亚雷骗奸的那个晚上,森林中昏暗多露,四面不见人。)

2出色的对比手法。两家德伯的对比:一贫;一富。克莱和亚雷的对比:一个比较纯洁;一个淫邪不正。

哈代的创作标志着传统意义上的批判现实主义向现代文学的过渡十二、“多余人”形象分析简答P556多余人(19世纪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中贵族知识青年的典型)

1、俄国贵族革命时期的产物,封建农奴制社会进步知识分子的典型。

2、他们开始觉醒但又找不到出路,看不惯贵族庸俗的生活,又摆脱不了自身的资产阶级利己思想。即不愿与贵族同流合污又不能站在农民一边,成了一事无成的“多余人”。“多余人”的弱点是脱离人民群众。)

普希金《叶甫盖尼。奥涅金》:奥涅金是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俄国进步贵族知识分子的典型,是俄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多余人”的形象。普希金以奥涅金的形象,概括了当代贵族进步青年性格的基本特征。贵族青年中觉醒了的一部分先进知识分子走上了十二月党人的道路,决心用暴力改变俄国现状,而大多数庸俗的贵族青年却仍然在上流社会里鬼混。在这两者之间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既不能像十二月党人那样立志改革,奋起战斗,也不能像一般贵族青年那样自甘堕落。他们有良好的教养,聪明的头脑。想有所作为,却有脱离人民,找不到出路,结果一事无成。奥涅金就是这类贵族青年的一个典型。

蒙托夫在《当代英雄》里塑造了俄国文学史上第二个“多余人”形象,即彼巧林的形象。他是俄国三十年代“多余人”的形象。

他比二十年代的奥涅金要痛苦,烦闷得多。这时候,贵族革命正成为过去,进步的人民所受的压制比二十难道更加沉重。彼巧林聪明过人、精力充沛,却又十分孤独。内心的矛盾折磨着他。他不断的制造恶作剧,却又不完全明白自己的行为是卑鄙无耻的。体现在他性格中的反农奴制的倾向,具有一定的进步性。但作者对他的形象抱着批判的态度,他认为彼巧林是俄国社会的产物。

屠格涅夫在《罗亭》中塑造了第三个“多余人”形象,深刻的揭示了四十年代“多余人”性格的特征,反映了这一时期的过渡性质。

罗亭的世界观是四十年代形成的。他是一个进步的贵族知识分子,才华横溢,能言善辩,我祖国进步不惜牺牲了一切,具有崇高的人生态度。然而,他不了解俄国,不了解俄国人民,也不了解自己。因此,他的改革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个人生活也很不幸。最后,于1848年牺牲在巴黎街头的街垒之上。

冈察洛夫在1859年发表了著名长篇小说《奥勃洛摩夫》,塑造了第五个“多余人”形象,即奥勃洛摩夫,他是五十年代的“多余人”的形象。

奥勃洛摩夫是个地主,他有良好的文化教养,聪明的头脑。可是,他懒散,脆弱,好空想,精神麻木,害怕生活发生变动,没有出事实际活动的能力。

十三、卡夫卡 生平 对现实有哪些批判 论述卡夫卡是奥地利著名作家,是对20世纪世界文学影响最大的德语作家。这位世界文坛罕有的巨匠与怪才,生前文名寂寞,死后却备受推崇。其作品被誉为“对当今社会的预言”,他本人被视为本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他与我们时代的关系,犹如但丁、莎士比亚、歌德与他们各自时代的关系一样。”其作品对西方现代文学尤其是现代派文学产生了难以估量的深刻影响,因而被尊奉为西方现代派小说的鼻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们竞相从各个角度探讨其作品的奥秘,掀起强劲的“卡夫卡热”,并由此形成了一门新的学科——“卡夫卡学”。

一、生平与创作弗朗茨。卡夫卡(1883~1924),出生于奥匈帝国统治下的波希米亚(今捷克)的布拉格,父母都是讲德语的犹太人。父亲海尔曼原为乡下屠夫的儿子,依靠艰苦创业,白手起家,成为一个百货批发商。他由于未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因而知识贫乏、头脑简单而务实,并且为人偏执、专横粗暴,在家庭中对妻子和孩子实行家长式专制统治。卡夫卡一直生活在“专制犹如暴君”般的“父亲的阴影”中,使他觉得同父亲的斗争,仿佛就是其全部的生活,便是其生活的全部意义。他在36岁那年,曾战战兢兢地给父亲写过一封长信,典型地流露出对父亲的极端恐惧感。他指出:“在我的眼里,世界分成了三部分”,即他的(奴隶)世界、父亲的(统治者)世界和其他人(幸福自由)的世界。母亲是位犹太教牧师的女儿,生性怯懦、软弱,气质忧郁、耽于幻想。这种性格对卡夫卡有深刻影响。卡夫卡自幼喜爱文学,中学毕业后进入布拉格日尔曼大学专攻德国文学,后迫于父命而改修法律,获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曾在法院及律师事务所见习一年,翌年在一家半官方的工伤保险公司作小职员。因肺结核病情严重而辞职疗养,1924年病逝,亨年41年。

卡夫卡是位极有争议的作家。论民族与血统,他是犹太人;论出生地,他是捷克人;论文化传统、语言与写作,他是德国人;论国籍,他则是奥地利人。各种文学史常常把他看作自己国家或民族的作家,但一般公认他为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究竟属于哪一统派,同样也是众说纷纭:存在主义、荒诞派、黑色幽默、超现实主义等诸多现代派作家纷纷从卡夫卡的作品中寻根溯源、各执一端;但一般都把他划归为表现主义。就思想倾向而言,卡夫卡虽然同情社会主义,结识了捷克共产党、杰出诗人诺伊曼,参加过捷克左派无政府主义者会议,研读过圣西门等人的著作,但他最根本的却是接受了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德的存在主义学说。该学说认为,世界与人生是荒谬痛苦而绝望的,个人是孤独的,生活于梦魇之中。西德评论家安德尔曾对卡夫卡作过非常精辟的概括:“作为犹太人,他在基督徒中不是自己人。作为不入帮会的犹太人,他在犹太人中不是自己人。作为说德语的人,他不完全属于奥地利人。作为劳工保险公司职员,他不完全属于资产者。作为资产者的儿子,他又不完全属于劳动者。但他也不是公务员,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作家。但就作家来说,他也不是,因为他把精力花在家庭方面。而‘在自己的家里,我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现实生活中的卡夫卡不是一个强者,而属于一位不折不扣的“弱者的天才”。他天生并非一位独身主义者,成年后一直渴慕爱情,憧憬过幸福安逸的家庭生活,结交过几位女友。但终因其性格与健康原因,三次订婚而又很快主动退婚。他的一生始终是与孤独相伴,被恐惧所钳制着。他在日记与书信中这样记录着自己作为一名弱者的种种感受:“在巴尔扎克的手杖柄上刻着:我在粉碎一切障碍。在我的手杖柄上则写着:一切障碍都在粉碎我。”“我生活在一种多么虚伪的或者压根儿就不存在的土地上,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从这黑暗之中,那神秘的暴力任其意志产生出来并摧残着我的生命,而不顾我的结结巴巴。”在卡夫卡的周围,仿佛总有一堵玻璃墙,似乎与世界相通,却又被阻隔于世界之外。现实世界没有他的位置,惟有孤独才是自己自由自在的天堂。因此他才始终“渴望绝对的孤独,只想单独地和自己在一起 ”。“从根本上讲,须知孤独是唯一的目的,是对我的巨大诱惑。”对他而言,阅读与写作不啻对生活的“一种奇妙的解脱”。

卡夫卡在其短暂而凄凉的一生中,著述甚丰,其中以小说成就最大,包括78部短篇、3部未完成的长篇小说等。然而卡夫卡生前发表的作品很少,而这些已经发表的作品也常常是在朋友的敦促甚至逼迫下,怀着希望与惋惜的颤栗心情交出来的。因为他对自己的作品极少满意,宁愿让书稿掩藏在抽屉里。临终之际他嘱咐大学挚友布洛德,将自己遗物中所有稿件“毫无例外地统统予以焚烧”。令人庆幸的是布洛德没有“照约行事”,而将卡夫卡的全部作品整理成《卡夫卡全集》出版,为人类保存下一笔极其珍贵的精神财富。卡夫卡的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判决》、《在流放地》、《致科学院的报告》、《地洞》、《变形记》等,长篇小说则有被称为“孤独三部曲”的《美国》、《审判》和《城堡》。

二、《城堡》长篇小说《城堡》是卡夫卡最后一部、也是篇幅最长的一部长篇小说,一向被推崇为卡夫卡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堪称典型的“卡夫卡式小说”。

小说揭露了人在神秘力量控制下的孤独、恐惧与茫然失措。城堡统辖下的世界是一个直观、神秘而荒诞的世界。K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好像陷入了一张无形的网,周围的一切都窥视着他,在他面前设置层层障碍。他明明看到城堡就在眼前,但就是无法走近它。每一次的努力似乎使他接近一点所要达到的目标,但实际上离开目标更远了许多。他所面对的已非具体可见的人,而是某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似乎近在咫尺,却又高高在上,紧紧地纠缠并控制着他,使其永远摆脱不了恐惧、孤独感。

小说还对资本主义官僚机构的腐败,给予了犀利辛辣的揭露。统辖着城堡及小村子的是官僚体制与僵化的官员,他们高高在上,神秘莫测,整日忙碌不停,却毫无任何实绩。层层叠叠的管理机构中,部门之间彼此隔绝,出了事后则相互推诿。官员们从不明确发布命令,所谓指示根本无法执行。就是这样一个臃肿腐败的机构,牢牢控制着人们的心灵,摧残着人们的希望,使人们陷于永恒的恐惧甚至死亡的绝境。

《变形记》是卡夫卡最著名的短篇小说,被推崇为作家本人最杰出代表作之一,乃典型的“卡夫卡式小说”。它在西方现代文学中堪称一部不可多得的描写人之异化的杰作。

小说揭露了人在神秘力量控制下的孤独、恐惧与茫然失措。城堡统辖下的世界是一个直观、神秘而荒诞的世界。K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好像陷入了一张无形的网,周围的一切都窥视着他,在他面前设置层层障碍。他明明看到城堡就在眼前,但就是无法走近它。每一次的努力似乎使他接近一点所要达到的目标,但实际上离开目标更远了许多。他所面对的已非具体可见的人,而是某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似乎近在咫尺,却又高高在上,紧紧地纠缠并控制着他,使其永远摆脱不了恐惧、孤独感。

小说还对资本主义官僚机构的腐败,给予了犀利辛辣的揭露。统辖着城堡及小村子的是官僚体制与僵化的官员,他们高高在上,神秘莫测,整日忙碌不停,却毫无任何实绩。层层叠叠的管理机构中,部门之间彼此隔绝,出了事后则相互推诿。官员们从不明确发布命令,所谓指示根本无法执行。就是这样一个臃肿腐败的机构,牢牢控制着人们的心灵,摧残着人们的希望,使人们陷于永恒的恐惧甚至死亡的绝境。

1、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现象。

2、表现资本主义社会的非理性,人完全屈服于存在的威力之下。

3、反映资本主义世界危机时期的“困惑感”。

4、暴露官僚机构的腐朽专横和反动统治的罪恶残忍。

5、齐克加德存在主义哲学体系在文学上的反映和卡夫卡本人内心世界的折射。

获取方案 OR 点我咨询 点我咨询 - 点我咨询

上一篇:2018年自考《语言学概论》章节试题:第6章
下一篇:2018年自考中国古代文学史(一)练习题及答案(1)